保留東方的美學中洗鍊的線條與留白的哲學,在既有的框架下拿掉裝飾,
場域皆「form follows function」每一處的造型皆因功能而生。
Back to Top